兰马首日预报名6.8万人 | 跨越山海,奔赴热爱,共赴十年之约

对长期生活在江南地区的我来说,兰州是一座远在1700公里外的城市。


我印象里的兰州,没有江南人家的小桥流水,没有粉墙黛瓦的灵秀内敛,粗犷与豪迈是我关于这座城市最早的记忆。



直到几年前,我结束了自己的甘青小环线之旅,选择将兰州做为自己旅程的终点,才与粗犷又不失细腻、豪放却不失浪漫的兰州不期而遇。自此之后,兰州就在我的心中播下一颗种子,让我从此对它魂牵梦萦。



都说“兰州人的早晨是从一碗牛肉面开始的”。从汤到面,从面到汤,兰州牛肉面把中华面食的仪式感和丰富的文化底蕴体现的淋漓尽致。而窗台边、电动车后座,食客们或趴或蹲,只为一尝这碗“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” 的牛肉面里最浓郁的美味。



原以为,风花雪月才是景;到头来,寻常生活皆是诗。而兰州牛肉面里所蕴含的烟火气,才是我想一直在追寻的生活中的小确幸。



黄河对于兰州,的确有些偏爱,因为她绵延穿越无数名山古城,唯独在兰州穿城而过,使兰州人可以与她朝夕相处、声息相通。



作为兰州人心中的“母亲河”,黄河不仅滋润了兰州这片土地,也孕育了“河汇百流,九曲不回;创新创业,和谐共进”的兰州精神,也让兰州这座城市因为拥有黄河而愈发地温暖、丰盛。



《读者》这本风靡全国的杂志于1981年在兰州创刊。四十年过去了,这本杂志不知道陪伴与见证了多少人的成长,但却仍然历久弥新,在众多的杂志中仍然鹤立鸡群、独树一帜,几至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符号、一扇窗口。




如果说兰州牛肉面滋养着中国人的身体,《读者》则以一种更加平静的方式,用西北的委婉滋润着国人的心灵。


是的,这就是兰州。而兰州让我魂牵梦萦的不是只有“一碗面一条河一本书”,还有一场马拉松。



兰州马拉松创办于2011年,十年的时间里,兰马从破土新生成长为双金赛事。每年的初夏,都有越来越多的跑者从四面八方而来,只为赴兰马之约。


而在过去的十年里,我也开始了跑步,从东跑到西,也从南跑到北,却始终没有跑过兰马。眼见身边跑兰马的朋友越来越多,我忍不住问他们: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跑兰马?


有人说:因为畅跑百里黄河风情线的机会只有兰马才有;


有人说:兰州市民真的太热情了,比赛那一天,整座城市几乎万人空巷,赛道上的加油声此起彼伏,这种参赛体验太难得了;


有人说:兰州因为兰马而改变,兰马又因兰州而精彩。


不管他们给出我的是什么样的答案,末了他们都会说一句:跑过兰马,你就懂



因为疫情的原因,去年的兰马没有如期举行。而在今年,兰马将迎来十年的特殊纪念。


你说一切美好的等待都很值得,但是这一次,我不想再等。我想跨越这1700公里的距离,和当年的自己共赴这场兰马的十年之约。